关于暮雪的文章

时间:2018-04-12    阅读:42 次   

  
  篇一:暮雪染殇,红尘陌恋
  残月暮色,独舞晚风,陌上红尘,桃花败落,凋零花瓣,随风而碎,指尖染殇,渲红墨笔,红颜如梦,花堪折,黯然一世风华。
  梨雪纷飞末季,孤寂琵琶,指弹旋曲,清唱婉忧,弦音回涟,凄歌如雨。流沙梦里,谁倾她的童话,仓惶而逃,残留一世芳凉。
  一抹残殇,几许凄凉,氤氲月色。静静彷徨,指尖豆蔻,淡淡流觞。浅唱昔日光景,流年挥抹,一世衰歌,为谁奏起,为谁弦断。
  红烛残泪,情愫淡淡,繁花落尽,草木纷扬,笙歌煮酒,月影共醉,笑问今昔何年。醉梦踏雪,红尘一世,繁华旧事,回涟叙故,惆怅万千。
  暮雪残光,死生相守,葬落风花雪夜,唱今朝曲终人散,红尘暖梦,伊人至千里,摇曳雪花,洁白无瑕,聆听寒风泣歌,执撑玫瑰枯萎,唯待来年重生。
  风尘淡逝,静叹红颜,忧伤伴佐。堇田满花,刹那芬芳香,唤起此生深恋,双眸泪水浅浅滴落,清澈滴落隐溅悲伤。红尘陌恋,一生执着,消殆绝恋,魂消未散。纠缠此生,终始烙下无尽牵挂,缘聚缘断。
  浮生若梦,烟花易冷,梦呓易坠,几时共舞。流星划落,许起此生宿愿,待流年光阴中,回眸伊安好容颜,此生足矣。
  浮生如梦,指尖墨笔,渲染素纸,赋词填曲,红尘百态,风散云在,愁肠黯然,难眠今宵。繁华三千,唯有一帘空梦。
  浮生未醉,挥斩一世情殇,三生弱水畔,凝眸遥望,轮回边缘。笑问谁是摆渡人,醉语何年缘再续,叹息红尘情何物?
  
  篇二:暮雪长歌
  黄昏,暮雪悄无声息的给有些清冷黯淡的长天着上一袭无瑕轻纱,路边两侧披霜带雪的枯枝随和的向后退去。汽车仍是小心翼翼的紧贴地面,在这个小城的环形的公交路线上吃力前行。一个站点一个站点的驶过,车内渐趋安静,唯一的那位乘客安然微靠在座位上,那是个约摸十四五岁的女孩,白的教人心生不忍的脸上映出一缕恬淡,安宁的浅笑。长长地睫毛下对剪出一抹明月疏雪的清朗,眼眸出神的盯着窗外干净,晶莹的世界。她身穿一件纯白棉袄,颈上细细的围着一条雪色围巾。齐耳的秀发似乎在悄悄告诉旁人:这小姑娘应该还是个学生。
  寂寂的车内只余聚精会神开车的司机,和那位热心的售票员阿姨,再就是那个安静的女孩了。售票员看了看坐在车后面的小姑娘,张了张嘴,终没有言语什么,汽车行的愈来愈吃力,好在只剩最后一站。犹豫了一会,售票员阿姨忍不住关切的问道:“小姑娘,前面就是最后一站了,你是去看亲人吗?”女孩一愣,眼睛稍稍睁大了一下后,点点头。售票员阿姨长舒一口气,又柔声问道:“那有没有人来接你呢?”女孩的眼神黯了黯,犹疑了一瞬,埋下脸去,轻轻点了点头。售票员轻松的笑道:“嗯,那就好。我还担心你一个小姑娘一个人在这样个雪天外出,不是很安全哪!”女孩苍白一笑,不说话,眼睛复是盯着窗外。(中国散文网- www.chanel-fortune-rush.com)
  车子继续前行。不远处,风雪中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人拄着拐杖,一双浑浊无光却似乎饱含期待的眼睛不时的向公交车行来的方向张望。售票员的眼睛顿时湿润了,为这温馨感人的画面。女孩似乎也被触动了,呆呆的坐在车上。售票员阿姨热心的提醒道:“小姑娘,你到站了。你奶奶来接你了!”女孩看了一眼售票员,刚才诧异的面容瞬间消失渐渐地又绣上了一丝苍白恬淡的微笑。女孩缓缓站起身,车子停稳后,售票员扶了扶有些踉跄的小姑娘,下了车。
  车子复又开动前行。途径一片墓园的时候,看着那些孤零零的坐在寒风中覆满皑皑落雪的大理石墓碑,不知怎么的,售票员一下子想到了那个一身缟素的,有着恬淡苍白笑容的小姑娘。不过,她摇摇头,很快让自己止住这个古怪的念头。
  今年的雪似乎格外清冷,寂寞。就那么漫不经心的扬扬洒洒,似在留恋,又似在告别。
  两个月后。仍是那条路,仍是那辆车,仍是那个位子,坐着个身着大红衣服的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的样子,一头金色的长发,满脸健康,红润的喜色。丝毫寻不出两个月前,在接受一个即将离开人世的女孩主动捐出的心脏前,她曾病得奄奄一息的痕迹。此刻,看着红衣女孩目不转睛的盯着窗外看的侧影,售票员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个一色素白的小姑娘,好像她已融入了雪色中,让人再不会看到似的。售票员很惊讶自己这可怕而奇怪的想法,她更惊讶自己怎会对那个小姑娘的印象如此深刻,售票员摇摇头,将注意力移向了窗外。待她看清楚后,不由得大吃一惊。两个月前的那个老妇人又拄着拐杖站在那儿翘首以待。一股莫名的担忧和怜悯迅速在售票员的全身蔓延。她看了看坐在那个位子上的红衣少女一眼,叹口气,不忍再看老人了。车子习惯性的在站牌前刹住,又立马发动,好像不曾预备唯一的那位乘客会在这儿下车。车后的红衣女孩三步并作两步快,站到了车门前,车门好似也吃了一惊,顿时立住了,疑惑的张得大大的。“奶奶,”红衣女孩双足还未触地便向外高兴的喊道。又立刻跳下车,亲热的扑向那位老妇人的怀中。售票员瞬间目瞪口呆,原来这位红衣女孩才是老人的孙女。那,那位白衣小姑娘又是?售票员突然想起两个月前那个小姑娘起身下车前在看看自己和窗外的老人时眼神里瞬间生灭的迟疑犹豫。
  售票员若有所思,却又很困惑,那小姑娘为什么会下车呢?她到底是要去哪儿呢?售票员绞尽脑汁,她想不出个合适的答案。汽车终是向前行,再经过那片墓园的时候,在一排一排的墓碑里谁也不会注意到那里又添了一方新墓。那墓前植满了素淡的卷施草,在春风中轻轻地微笑。
  
  篇三:暮雪祭殇,月影笙歌斩离别
  夕阳西下断柔肠,
  夜幕初垂染思愁。
  暮雪祭殇催人泪,
  月影笙歌斩离别。
  ——题记
  夕阳西下,余晖点点地划过西边的云彩,照在白雪皑皑世界里,血色的云染红了我的思念,灰色的记忆浮现着你如冰的容颜,银装素裹的世界多了一个红色的国度,一个人独站在西楼的斜栏,被夕阳碎碎照在离乱的脸庞,微微的有些泛红。独揽清酒向黄昏,烈酒醉人心扉,但敌不过被西风吹的憔悴的面,更敌不过你在我心里划伤的那道伤痕,静静地看天边飞过的孤鸿,看天变静,觉得自己就像是那只迷失在迷雾深林里的孤鸿,找不到来时的路。不管自己怎么努力挣扎,但最终的结果是消沉在红尘的繁华里。
  夜幕初垂,黑暗笼罩了整个消寂的世界,独孤充溢了每个角落,我独自缩在西楼的那个角落,残缺的酒瓶散乱的被扔在地上,走在你离开的世界里,我还没有习惯一人独赏雪景,还没有习惯独自踏青在白雪茫茫的世界里,雪还多年前那场天涯初雪,而握杯的指是寂寞的,而多年前的雪意似乎穿透岁月寒凉,风也萧萧雨也萧萧,瘦尽灯花又一宵。在心底最幽静的角落,燃烧一辨心香,看雪花是怎样美丽的纷纷飞舞,看千里流澜排山倒海。想和你持杖天涯想和你看千里云霞染碧霄。看信鸽正飞翔。看云破月来花弄影。
  暮雪葬词,埋祭了我们每一次的与月擦肩而过。我泛黄的诗集还留有你的遗落的发丝,仍残留有你的温存,走在你离开的世界,我在一喜欢用酒来让自己迷失,寻觅着你残留下的微笑,在寂寞的夜幕下拿出来慢慢地翻阅,仿佛犹在昨日,原以为忘记一个人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但最后还是沉沦在你给的梦里,久久不肯离去,害怕哪天自己真的会就此迷失,彻底沉沦。
  白雪茫茫,遮住了我的视线,苍茫月下还有一个苦恋的我,齐杯邀惨月,酒入愁肠愁更愁,苦恋三千年,只是为了能够在下一个街道的转角,看到你还依旧撑着油纸伞,在雨中等我,来温暖我潮湿的心灵。但却缘深情浅,现在已经大雪覆盖了我的眼眸,我知道我独然的等待换来的只是一身的殇,暮雪葬送了我美丽而凄美的恋情,我像断了线的纸鸢随风飞,不知道何时才是一个尽头,寒气浸透我的脑海,脑海充溢了寂寞,寂寞沾染了流年,流年潮湿季节,让季节的风伤吹痛了思潮,让雪花埋葬了最美好的回忆。让心在灿烂中死去,让爱在灰烬中灭亡。
  月影重重,残照西楼,自己低吟浅唱着我们的歌,美妙的歌声静静得倾泻而出,你的美目如当年流转我心间,我的心还在等待着你再一次翻阅,等着你来安抚,在流年逝水里用残缺的记忆排列出对你的思念,用对你的思念刻出一座冰雕,让冰雕带着我的忧伤,在下一个春季融化成厚厚的相思垢。
  笙歌繁华,抵挡不过岁月的摧毁,英雄美人,终究幻化成碎片,随着滚滚大江付之东流。没有不败的烟花,但它终究美丽了千年的梦,没有不落的繁花,它却用自己的生命漫烂了整个春天,没有不凋零的红叶,它执意为深秋点缀出最悲壮的一面,没有不败的爱情,它曾为我的青春留下一道明媚的忧伤。
  雪凝暗香,千年只如一梦。
  人似黄花,又有谁堪怜?

虽然这不久被证明为不实消息,但却从另一方面放大了期货资管现实处境。当事人在《事先告知书回执》中要求陈述申辩和举行听证会,2017年2月28日,当事人向我会递交《放弃听证及申辩意见》等材料,表示放弃听证。另外,2050mm宽度货箱,刚好可以放置两个1米的木板,这在实现物流标准化的同时,也大大提高了装货效率。  据主办方介绍,冬博会将于9月7日至10日在国家会议中心举办。

真人炸金花注册送6元-真人扎金花注册送红包-真人扎金花注册送6元

而且路况极差,要从北京翻越千山万水,抵达欧洲大陆,难度可想而知。“中国旅游握有一手好牌,可惜调度乏术。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chanel-fortune-rush.com/sanwen/1354868.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